地址:青岛市市北区胶州路16号观象山庄北门
电话:186-6189-5972


 
 
首页 > 啡视角 > 产区视野

如果,有一天,你我都成了难民... ..(下)

 

如果,有一天,你我都成了难民... ..(下)

系转载自波布非洲平台

上周,我们发表了有关于非洲咖啡文化的第一篇文章,介绍了咖啡的起源国-埃塞俄比亚。在介绍非洲之旅第二站之前。我们想全文转载一篇文章,转载这篇文章的目的很明确-了解非洲,热爱非洲!珍惜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如何真的有一天,我们也变成像文章中所描述的那样!我们又能做些什么?

接上续.....


 

Heshima的安全屋

相对于其他住在难民营的难民来说,

Hashima的妇女和孩子们无疑是幸运的,

至少,她们暂时有了一个可以安稳睡觉的地方。

尽管这个安稳的时间不是很长

以后的路,怎么走,都还不知道,

但是,在此刻,

在这个下午,

这里所有的人都努力着,

他们有着各自的梦想,

尽管,回家或者找到新家的路还很漫长。

我从进入Hashima开始就被我的朋友滕巴提醒,

这里不能随意照相,更加不能拍摄这些难民女孩或者孩子的照片,

她和我解释,这些人都是充满恐惧的,

她们怕自己的照片传到互联网上,她们的姓名和名字传播开来,

她们怕遭到迫害、逮捕和遣返。

这些人遭受了太多的苦难,

只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一个能够容纳她们的地方,

好好的继续生活下去。

她们不希望自己曝光在阳光之下,

她们只想有个小小的窝,

一个能保护自己的窝。

因此,整个过程中,我没有将镜头对准任何一个人,

我只是坐下来,听她们讲,

很多时候,她们也不讲,

我们一起坐在台阶上,

午后的阳光均匀的撒在我们的身上,

这一刻,

我们享受的阳光和空气,

微风和随她飘落的蓝花楹是一样的。


相对于Hashima门内的这些难民妇女和孩子,

那些尚且流浪在外或者在难民营里的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对于他们来说,梦想基本都是幻想,

因为,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先活下来,

琳达和我说,她等了很长时间才申请到Hashima的位置,

所以,她现在格外的珍惜在Hashima学习和工作的日子。


 

Heshima非洲传统手工染色和制作的围巾,购买请点击下方二维码

我知道Heshima这家机构是一年多以前,

两个穆斯林的女孩过来找我合作,

希望我帮她们销售难民女孩们手工制作的围巾,

我听了这个故事,也接下了单子,

但是一直没有约好时间上门拜访,

我不知道,她们口中的难民女孩安全屋是怎么样的,

难民女孩是怎么样特殊的存在,

我更加不知道,这些女孩是如何在Heshima工作和学习的。

因此,我不知道该怎么诉说这些围巾的故事,

只能告诉客人,这是难民女孩手工制作的,

客人听了,一般也无动于衷,

因为难民这事,离我们的生活似乎是很遥远的。


2015年9月,大量媒体与自媒体发出“3岁的小男孩死在冰冷的沙滩上”一文,这个时候,很多人才真正关注到难民这个问题,才了解叙利亚人民的苦难,才知道,难民的含义。

对于我们80后出生的人来说,虽然小时候也曾经有过苦日子,

但是,至少头上有瓦盖头,脚下有土着地。

我们难以想象,要是有一天,

家没了,亲人没了,财产也没了,不得不逃往到其他国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虽然我听了很多难民女孩和我讲她们的故事,

我只能悲悯,只能哭泣,只能恨自己的无力,

但是我没有办法彻底理解她们的苦难,

没有办法理解她们为了活下去付出的所有,

为了活下去,她们做过的抗争。

很多人在评论叙利亚难民问题的时候,说很多难民只是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而已,那么请问,一个人,希望自己活得好一点难道有错吗?

我们坐在有暖气的房子里是永远也了解不了那些拥挤在密闭卡车里和飘荡在海上的难民的悲伤和绝望的,在那样的环境中,人性里的特点都会被放大,比如,残暴、比如自私、比如贪婪、比如爱。

我还记得《追风筝的人》里写到阿米尔和他父亲在逃往的路上,

在过关卡的时候一位俄国士兵要求和他们同车的一位妇女和他到车后面待半个小时,

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阿米尔的父亲不顾儿子的苦苦祈求,挺身而出,差点就被俄国士兵打死。

最后那位妇女获救了,她的丈夫起身亲了阿米尔父亲的手。

如果,有一天,你我都成了难民,

那么我们就会发现,所有一切的法则都不再适用,

有些人,可能也将没有人性,

我们在人世间所学的知识和文化,法律和互联网技能都将和泡沫一般,

看着存在,实际上,拿出来就会破,

丝毫没有用处。

好在,我们还没有到那一步。

这次,当我走近难民女孩的生活,

我深深的发现,我们非漂们的苦真的不算什么,

很多时候,我们因为一点点小小的事情苦恼,

在家国,在生命面前,这些小事又算什么呢?

如果,有一天,你我都成了难民,

那么,我们会怎么样?

我们会怎么做?

我们希望别人怎么来帮助我们?

这是我的朋友滕巴和我提出的问题。

滕巴给Heshima工作,她极其喜欢这份工作,整天都充满了活力,她和每个姑娘相处都像是姐妹一样。她和我说,因为经费有限,Heshima也只能收留200多难民女孩,

还有很多女孩子还在外面挣扎着求生。

Heshima肯尼亚成立于2008年,是肯尼亚第一家致力于保护青少年和儿童的非盈利组织,主要给13-23岁遭受特殊经历的女性和儿童提供全方位的避难,在这里的人,大部分都已经失去了家人,而且很多案例经历特殊,遭受过绑架、强奸、被犯罪集团强迫走私、非法扣留和酷刑。Heshima不但提供安全屋,还给这些难民妇女和孩子提供教育、职业培训、案件管理、医学和法律宣传。这些人在Heshima一起参与手工围巾项目Maishacollectivescarves,所有的围巾都采用非洲传统的染色技术,由难民妇女亲手染,亲手制作而成。Heshima希望这些妇女和女孩在离开避难所之后,能利用自己在Heshima学到的知识和技能自给自足。


Heshima非洲传统手工染色和制作的围巾


Heshima,妇女和年轻女孩们早上从安全屋出来到Heshima总部,一部分年纪小的姑娘去上学,一部分妇女则去学习缝纫技术和染布的技术,手工制作首饰等技术,有些妇女负责看孩子,有些负责熨烫围巾,有些负责做饭......

在这里,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在Heshima通过劳动和学习,这些女性和儿童逐渐忘记过去的苦难,重新建立对生活的信心,培养走出避难所的自信和技能。我们相信,在不久的未来,她们能找到一个能安心待下来的地方,继续生活下去。

我也相信,有一天琳达能够读完大学。

听完了这个很长的故事,你是不是想做些什么呢?

我在去年就买了一块Heshima的围巾,

我在众多的场合都有用这块围巾,

实在是很喜欢这个颜色和手感。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喜欢手工的产品,希望支持这些难民女孩重新找回家园的梦想,那么为何不买一块围巾呢?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教育宝 ACIC美国国际资质认证网
版权信息 鲁ICP备16005013号-1